Fever狂热

脾气不好但忍耐力强
瞎几把开脑洞写写东西
坐在各种墙头上不知所措
求舰r玩家扩列,哭唧唧
个人原因婉拒舰b玩家
乙·女·腐·死·全·家

【许墨中心】公主与恶龙

☆花吐症paro
☆许墨x制作人
☆私设有【大概】
☆ooc有【大概……】
☆瞎几把写,很短,很渣,只是为了满足自己piao教授的欲♂望……哭着求情fu敌ren们小心心小手手鼓励懒癌患者(ಥ_ಥ)




“——从此公主和骑士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那被打败的恶龙呢?”

许墨觉得自己有一点不对劲。
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许墨不敢保证自己的大脑有100%的情况下都处于高度集中的思考状态,那之前也有98%。但是目前的许墨,承认自己脑子确实不清醒了两秒钟。
而导致自己不清醒的元凶,就是桌面上的这堆花。
五分钟前,许墨正独自坐在研究所的办公室里整理文件,顺手给自己的小助理打电话过去吩咐他稍后来办公室一趟。然而电话拨通后,许墨还没来得及说出那句“喂”,仅仅是发出了一个单音节,他就顿住了。
桌面上凭空出现了一枝花,白色的不知名野花,很柔嫩,很新鲜,仿佛是刚刚从校园的草丛里刚刚摘下来的一样。
然而这样的走神只持续了两秒钟。听筒另一端的助理开口询问许教授您有什么事情吗?许墨才咳嗽一声说关于过几天讲座要准备的材料等下直接发翻我的邮箱上吧,你不用亲自跑一趟了。
电话挂断之后,许墨低头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因为桌面上的一枝花变成了一堆花。
许教授有点疑惑。许教授有点纳闷。
他不记得自己的Evol什么时候有了“空手变花”的这一分支特性,一向知识渊博的许教授今天也遇到了个难题,难度系数不低于如何和异性交流。
不,这不难,许墨心想。他拿起手机,下意识地发出了一个表示为难的音节,然后“不小心的”在屏幕镜像中看到了一朵小花从自己嘴里冒了出来,又轻飘飘落在桌面上。
许墨皱了下眉,尝试像刚才打电话时一样说出长而连续的句子,刚背了两句离骚,就有几瓣荷花从他口中飘然而出。
没有呕吐感,不影响声带正常发声,花瓣上没有口水,不会打嗝,不会花粉过敏,说不同的话似乎会出现不同的花。许教授在脑中准确的描述着这件怪事。思考片刻,他打开平板电脑,输入了几个关键词。
得到结果的许墨陷入了沉思。

许墨每次回家的时候,都会稍微注意一下隔壁是否有人回来了,这仿佛已经成为了他的一个习惯。这其实并不难辨认,门框上的小挂饰总会有些细小的差别,不知道是不是这家主人无意而为之,或者是两人之间不易被外人发觉的暗号。
显然,今天可爱的制作人小姐似乎又加班了。
吐花是暂时无法阻止的,但是,话该说还是要说的。
“亲爱的制作人小姐,你今天是不是又加班了呢?”
“bingo!许大教授果真料事如神,小女子很是佩服,只可惜策划案没完成,只能与盒饭为伍,真是罪过罪过呀。”
“晚上风凉,记得把上次落在公司的外套穿回来。”
“好嘞~”
只是几句简单的寒暄,对于许墨来说仿佛是例行公事。通话过后下意识低头,发现地上灰白色的花瓣中夹杂着几点嫣红。
之前在办公室桌上的那些白色花朵并没有引起许墨多大的注意,在黑白灰三色中生活久了自然而然就习惯了这样的设定。然而这几片嫣红的花瓣却无声的叫嚷着自己的与众不同。
“……”
鬼使神差的,许墨重复着念着她的名字,仿佛和刚刚下班回家的她打招呼一般自然。片刻后许墨再次低头,地上数十枝玫瑰明晃晃的戳进他的视线,诱人而明媚的红色仿佛是尖叫炫耀自己的特殊。
果然还是被她影响了很多啊,许墨心想。他仔细的拾起地板上的几枝玫瑰,顺手放进了客厅空荡荡的花瓶里。
她送的东西终于派上用场了。

七点多了。坐在客厅放松自己的许墨抬头看了看门口的时钟,耳朵也敏锐的捕捉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是她回来了,许墨认为自己对于这样的小细节总是拿捏的很准,貌似不经意的行为总会带来很好的效果。他打开门,对刚刚工作回来的女孩报以温柔的微笑。
“好巧啊许墨!”
“感觉是你下班回来了,果然……”
适时的露出马脚,也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结果,这是许墨从某位职业游戏玩家那里学到的。他侧身试图挡住落在地上的花,然后抱歉的笑了下。
她的反应和许墨刚开始发现自己吐花时一样,片刻的惊讶之后又恢复平静,眼里带着两分玩味三分好奇,弯腰捡起了那枝娇艳的花。
“没想到许教授还有这样新奇的Evol?”
分明是开玩笑的语气,音调里带着狡黠和俏皮。她将那枝花别进许墨衬衫的口袋上,冲他摆了摆手。
“那我回家啦。”
许墨点点头,目送着女孩进屋关上房门。胸前的玫瑰仿佛一团火焰,烧得自己那一小块皮肤和更深处一阵灼热。
自从她的出现以来,许墨承认自己的生活发生了特别多的改变,这无法否认。和她共处的时候,黑白灰被渲染成彩色,麻木的味觉恢复了活力,数十年来的空白就这样被填满,这样的体验无疑是十分愉悦的,但是有的问题还是让许墨无法给自己一个满分的解答。内心犹如莽莽冰原,对于人与人的相处,自己从来都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不能感同身受,那就记忆,不能发自内心,那就背诵,不能与人共享喜怒哀乐,那就模仿。无法共情并没有给社交带来多少困难,甚至对她的关怀和温言软语都可以从电影里学来,就算不用照镜子许墨都知道自己的眼里一定是没有温度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十分不合理,却又被自己强行搬回正轨。而即便这样的诸多不合理都是存在的,自己却也患上这样的病症。
心怀暗恋所以郁结成疾。
然而无法共情何来暗恋?
但是此时的许墨,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胸腔中传来的不和谐音,犹如冰原裂开了一道缝隙。
许墨想了想,顺手拿过外套出了门。

午夜电影院的顾客始终都不多,一般都是夜生活丰富的小情侣,而作为常客的许墨却总是独自光顾这里。今晚的电影依旧是爱情片专场,然而排在最后的一部片子让许墨想到了点别的东西。开始的剧情仿佛是恶龙掳走公主的俗套戏码,然而后来的走向峰回路转,公主与龙渐渐互相了解,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电影放映完之后情侣们成双成对离开影院,疲惫而亲密的挽着彼此的手臂。路灯下许墨的影子被拉长,微信上的聊天界面是前些天晚上和她展开的讨论。
“故事的结尾往往是英勇的王子或者无畏的骑士救出了公主,并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这是很传统很平常的情节呀。”
“那恶龙呢?”
“诶?”
“离开了公主的恶龙要怎么办呢。”
许墨记得自己那天试探性的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他承认自己自私而蛮横,有着贪得无厌的索求,他不满足于蝴蝶停留在他的指尖,却是希望那轻盈的色彩只能在自己的牢笼中翩翩起舞。
恶龙独占着宝藏,他也是。而她对他露出的笑容,犹如初生的鹿,湿润又温顺,带着好奇和百分百的信任,在许墨眼中就是毫无防备又一无所知的猎物。
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把许墨从恶龙与公主的童话中拉回现实。前些天的对话有了新的内容,就像注定结局的故事突然出现了番外。
“那如果是龙先来的呢?”
也许她并不是一无所知。许墨转身看到了路灯下的她,臂弯里捧着一束玫瑰,鲜亮的玫红色将周围的世界都从灰白染成了彩色。她一手捧着花,一手举着手机冲着自己晃了晃,眼里的笑意带着些得意,像第一个解出了难题的学生。
“毕竟是你先来的。”她说。
鲜红的花瓣从她唇边飘然落下,而当事人却一副毫不知情的无辜样子。
“恶龙可是贪得无厌的。”许墨站在她面前,伸手把玩着她的一束发尾。
“好巧啊,”她笑得眉眼弯弯,“公主也是贪得无厌的公主。”
路灯下两人的影子靠拢在了一起,花瓣被微风卷走,仿佛从未出现过。
病不治而愈了。
那暂且将恶龙的邪恶计划封印起来吧。许墨心想。

评论(4)
热度(89)

© Fever狂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