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狂热

脾气不好但忍耐力强
瞎几把开脑洞写写东西
坐在各种墙头上不知所措
求舰r玩家扩列,哭唧唧
个人原因婉拒舰b玩家
乙·女·腐·死·全·家

【菊耀菊】又是一年春节

我就随便写写大家就随便看看吧😭

  王耀已经不是第一次一个人过年了。

  其实他本可以和王湾嘉龙他们一起过年的,可是当这些兄控的弟弟妹妹们邀请大哥去自己家过年的时候,都被王耀婉言拒绝了。

  “没关系啦,你们可以和小伙伴们好好玩嘛,大哥还是喜欢在这个时候旅游啦阿鲁。”王耀对着电脑屏幕,冲着视频聊天窗口中出现的弟弟妹妹们笑笑。王湾和濠镜顿时有些语塞,而王嘉龙依旧保持沉默。

  “好啦先不说啦,我一会儿要去赶飞机阿鲁,今年的行程我早就计划好啦,你们就放心好了阿鲁!”刚说完这句话,王耀就啪的一声关了电脑,又长叹了一口气。

  对于王耀来说,在这之前的几年甚至十几年里,春节都是在旅行中度过的。当哥哥的带着一群熊孩子走遍了大江南北,从江南水乡到塞北大漠,从从白雪皑皑的小兴安岭到到温暖宜人的海南沙滩,他都带着孩子们去过。直到弟弟妹妹们一个接着一个的长大,在旅行中决定了自己所定居的地方——王湾去了台北,嘉龙留在了香港,濠镜对澳门的赌场情有独钟,到最后,王耀的身边只剩下了一个孩子。

  那个有着深褐色的头发和同样颜色瞳孔的安静少年,第一次见面时沉默的坐在出站口角落,没有行李也身无分文,怎么看都是个走失了的孩子。

  “要跟我一起走吗?”身为遵纪守法好公民的王耀这次竟然没有找警察叔叔,而是擅自把小少年带回了家,“你的名字是什么呀?我家还有几个弟弟妹妹们,可能比你年纪要大一些,放心啦他们很乖不会欺负你阿鲁!”

  “……”

  “怎么啦?”

  “名字……是……本田……菊……我的中文……说的……不太好。”

  王家的四人旅行团中,就那么多了一个孩子。

  当然,这个崽儿是怎么进团的,王耀表示这都不重要啦阿鲁。

  最小的孩子总是倍受优待的。从本田菊被带回家开始,他就似乎倍受王耀宠爱,至少在小姑娘王湾的眼里是这样的。由于房间不够所以和大哥住在一个房间,由于语言不通所以和大哥形影不离,由于……由于好多原因啦,真是的!小姑娘总是这样气鼓鼓的想着,之后就去找嘉龙和濠镜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

  感觉到小姑娘满心不满的本田菊在这个时候总会扯一扯王耀的衣角,鲜有表情的小脸儿在此时也会微微将眉头皱起。而王耀却不以为意的摸摸本田的脑袋,用本田一直认为温柔至极的声音安慰他说没关系啦阿鲁。

  但是,带着一群孩子的大哥哥王耀,好像总是忘记了一件事——孩子总是会长大的。

  “大佬,我决定留在这里了。”一向面瘫的王嘉龙在王家旅行团某年来到香港时,如是对王耀说。王耀一瞬间没反应过来,但当他回过神来时,还是注意到了一件事情。

  他家的嘉龙,已经是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小伙子啦。

  临王耀一行人回去的时候,在机场里,王耀和王嘉龙沉默着对视了好久,王湾濠镜和本田站在一旁也默不作声。当检票登机通知响起来的时候,王耀走过去给了嘉龙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好照顾自己阿鲁。”

  “嗯。”

  后来,王耀也是用这种方式送走王湾和王濠镜的。

  在小姑娘王湾离开的那天,王耀少见的红了眼睛。在送走王湾后,王耀一直默默地拉着本田的手,本田也明显的感觉到王耀的手在微微颤抖。回到家后,本田只是和往常一样,给王耀泡了一壶茶。

  王耀盯着那壶茶,幽幽的出声:“我现在只剩你一个啦,小菊。”

  本田闻言,心里颤抖了一下,而王耀又突然伸手抱住了他。“小菊可别离开我阿鲁,我只剩你一个人啦……”

  王耀的头伏在本田的肩膀上,本田感觉到了自己肩膀的微微潮湿。

  嘭咚,嘭咚,嘭咚,似乎有什么莫名的情感就像发芽的种子一般破土而出。

  心跳突然乱了起来的本田,颤抖着手臂,同样的抱住了王耀。“我不会走的,耀君。”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王耀就这么拥着本田睡着了。他做了个安逸的梦,梦到自己卧在盛开着花朵的樱树之下,梦里有落花拂过嘴唇。

  之后的生活似乎与平时无异。和往常一样,白天,本田去上学,王耀去上班,晚上两人回家共同料理家务,日子过得稀松平常。到也是托了王耀的福,本田在几年前就荣耀的加入了天朝学生的行列。一切都那么平常。

  可是王耀还是不记得,孩子是会长大的,他也无法掌控已经成长的孩子的内心所想。

  “我回来了,耀君。”“要叫哥哥阿鲁。”

  本田微微皱眉,而后语气略有不满:“在下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同样的对话持续了几年。而王耀也似乎瞧出了端倪。靠近本田时本田微红的脸颊,用略带宠溺的语气问候本田时本田的一时语塞,偶然间当做本田还是小少年牵起他的手时本田的微微颤抖——对此王耀心知肚明也略有不安,却从来没说出来过。

  转眼就到了令全天朝高中生颤抖的高考。在考完最后一科后,王耀和本田两人并肩走在从考场回家的路上,似乎是为了活跃气氛一样,王耀突然说要给本田一个惊喜,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小本子。那是两本护照,本田露出了有些惊讶的神色,而王耀依旧是略带宠溺的笑着,说:“早就想带你去日本了阿鲁,你不是一直想回自己的家乡看一看吗。就算是庆祝你在天朝的学生生涯中终于熬出头的奖励啦阿鲁!”说罢还顺势想要摸一摸本田的脑袋,却被本田不动声色的躲开了。“别闹了,耀君,在下又不是小孩子了。嗯……这个奖励,在下很开心。”

  后来他们很快就出发了。这次旅行中王耀头一次觉得似乎一直紧绷着的本田终于放松了自己,因为这个王耀心里也没来由的高兴了起来。他们畅快的玩了半个多月,在旅程的最后一夜,本田带着王耀去参加了当地人气颇高的烟火大会。

  这场烟火大会没辜负本田对此的期望,王耀兴奋的仰头看着天空,烟火的光亮照在王耀的脸颊上,映在王耀的眼睛里。本田一瞬间看的有些失神,他拉过王耀,偏过头在王耀的唇上留下了一个柔软的吻。

  那个吻温柔又小心翼翼,本田甚至感觉到两人的微微颤抖。而当他的唇离开王耀的唇时,他看到了王耀眼中一闪而过的讶异与不安。

  回旅馆的路上,两人都沉默着,行走时也不是并肩,而是一前一后拉出了些许距离。一直在第二天,甚至是在飞机上,在回家的路上,两人都默不作声。直到回到家里,王耀走进客厅,看着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本田,刚想开口问怎么不进来时,本田却先说了。

  “耀君,为什么你一直把在下当做小孩子呢?”

  如果是换做半个多月之前,王耀可能还会说“因为你是我弟弟呀阿鲁。”而现在,王耀竟不知要怎么回答了。

  本田提出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他露出了略带失望的表情。“在下想出去转转,刚刚回来,需要重新熟悉一下呢……”本田说着就转身离开,脚步快速又慌乱的跑下楼梯。“小菊,你等……”剩下的半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本田的耳中就传来足以震晕他的巨大的撞击声。

  血,一地的血,本田当时脑子里被猩红的画面充满。王耀痛苦的伏在地上,似乎是刚从楼梯上滑了下来,而更可怕的是,他的肩胛骨处刺入了一片几乎贯穿他肩膀的玻璃碎片。本田顿时慌了神,他颤抖着手拨除了救护车的电话,说话声里带着慌乱的哭腔。王耀疼的眩晕,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被抬上的救护车,什么时候被送去的医院。当他在病床上醒来的时候,本田意外的没出现在身旁,走进病房的护士告诉王耀,住院手续和治疗费用已经一次性处理好了,护理人员也被一并安排好了。王耀想要挣扎起身却痛的咧嘴,他问护士有没有见到那个一路送他来医院的焦急的少年,却失望的看到护士小姐摇了摇头。

  本田处理完王耀住院的一切事项后就逃也似的回了家。他窝在沙发上恐惧地流着眼泪。都是在下的错,耀君……本田狠狠地咬着下唇,阻止自己哭出声音。手机猛然奏起铃音,本田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怔怔地看着手机,犹豫的接起电话。

  来电者是个陌生男人,看着来电号码本田记起了那是他高考前夕联系留学的留学机构。电话里那人告诉本田,他申请的日本的大学的offer已经批下来了,让他提前做好入学的准备。

  本来应该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的。本田默默地挂了电话。这本来是他准备还王耀的惊喜,现在听上去却如此令人难过。巨大的负罪感向本田袭来,他痛苦的抓着头发,蜷在沙发上放声大哭。

  本田哭过之后一觉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眼睛又红又肿。他打开手机,发现了好几条未接来电,全部都是来自医院的。本田抿了抿唇,关了手机,又去洗了把脸。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间做了个决定。

  我真的是个胆小鬼,本田心想。他开始收拾行李,联系好了签证,又定了最近的一班飞往日本的机票。本田不知道那几天他是如何度过的,他拒绝接收医院里王耀的一切消息,木然的面对发生了的一切,就算是离开的时候,也只是在餐桌上留了一张简单的字条。

  ——对不起。

  在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本田的眼泪终于又一次的从眼眶中迸出,无助又绝望的哭泣了起来。

  在那之后,王耀再也没见过本田,他住院时打不通的电话使他更加不安。当王耀出院回家时,他看到了那铺满厚厚的灰尘的桌子和同样铺满灰尘的字条。王耀的心猛地一沉,他开始疯狂的给他所想到的一切可能会联系上本田的人打电话,却得到了一个又一个让他不安慌张甚至恐惧的回答。

  直到王耀联系到了本田高中时的班主任,他才知道本田究竟去了哪里。

  你也离开我了啊。王耀悲伤的想。他现在除了本田的学校地址之外,对于本田就算是一无所知了。他在失落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无论是平时生活还是工作都浑浑噩噩。直到一个休息日的午后,那天下着蒙蒙的小雨,王耀在本田曾经的床下发现了一本厚厚的相册,翻开来发现里面满满的都是照片。有四个孩子围着哥哥的照片,也有本田或是王耀单独的照片,但更多的是本田和王耀两个人的照片。王耀仔细的看着每一张照片,照片里的自己一直笑得很温柔,却也有着一丝家长的气势,而本田的眼光,一直是看向王耀的。

  本田从何时开始对于自己的感情就脱离了兄弟之情,而发展成了另一种更沉重的感情,王耀不曾得知。他只记得那次烟火大会上本田眼中温柔的神情和触到自己目光时的不安和慌乱。

  王耀抚摸着那些照片上的本田,突然间明白,这个一直让自己猜不透心思的孩子究竟为什么而离开了。

  这不是你的错啊,为什么要逃走?

  从那以后,王耀开始给本田写信。他要来本田所就读的学校的信息后思考了很久,才做出了给本田写信的决定。有时隔了半个月一封,有时两三天一封,春节的时候还会寄出各种各样的旅行明信片,字里行间都是对本田的思念,自己想要本田回来的愿望……可是这些信件本田从未回复过一封。

  也是从那以后的每年春节,王耀一直是自己一个人。尽管王湾他们一直要求自家大哥同他们一同过年,王耀还是笑着拒绝了。理由很简单,“小菊还在日本呐,我旅游过后可能去日本陪他阿鲁。”却一直没告诉他们事情究竟是怎样。

  就这样过了四年。又是一年春节,刚在视频里冲着弟弟妹妹们撒了个谎的王耀长舒了一口气。他坐在沙发上,弯着腰,十指交叉着撑着头,保持这个姿势能有十来分钟。终于王耀耐不住这种静默,拎起电热水壶准备烧水泡茶,打算借着茶水回忆过往。水刚刚烧了一半时电路竟然突然跳闸了,大过年的电工怎么有时间收拾这个?王耀失望的关了电源,回到沙发上继续发呆。

  ——直到王耀以为自己快要睡着时,耳中传来了门外很轻的敲门声。

  王耀本以为是迷蒙的梦境,却听得那敲门声一声比一声清晰。王耀的精神瞬间清醒。他不知道门外究竟是谁,可他心中却叫嚣着一种莫名的可能。王耀的手开始有些颤抖,他在黑暗中小心翼翼的走向门口,脚步声和心跳声越发清晰。

  王耀轻轻的拉开锁舌,敲门声戛然而止。他渐渐地拉开门,当看清门外来人时,他瞬间睁大了双眼,眼泪毫无预兆的流淌出来。

  门外的少年依旧是深褐色的整齐短发,深褐色的瞳孔,和王耀记忆中的少年毫无差别。

  王耀颤抖着双唇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他的内心已经被那莫名膨胀的奇妙情感所占据。终于,王耀慢慢地凑到本田跟前,伸手抱住了他,在他的唇上印下了一个吻。

  这个吻温柔而绵长,王耀小心地探出舌尖,而本田也轻轻地用手扣住王耀的后脑,慢慢加深了这个吻。王耀感觉到本田的泪水从眼角滑到脸颊,两个人就这么流着泪亲吻着,拥抱着,这些年的思念,懊悔与不安,都随着眼泪一起融化在了两人缠绵又柔软的吻里。

  窗外灯火通明,烟花在天空绽放出耀眼的花朵,零点钟声随着人们的欢呼声响起,又是一年春节。

  “耀君,我回来了……对不起。”

  “我爱你。”

  “……嗯,在下也是。”

评论
热度(15)

© Fever狂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