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狂热

脾气不好但忍耐力强
瞎几把开脑洞写写东西
坐在各种墙头上不知所措
求舰r玩家扩列,哭唧唧
个人原因婉拒舰b玩家
乙·女·腐·死·全·家

【菊耀】时光年轮

时光年轮

菊耀 私设 OOC

差不多是用自己的事情改出来的……很奇怪的东西。

总觉得爱分很多种?自己对那个人的爱,似乎是友情以上爱人未满?

我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想写写这样的菊耀。

1.

本田菊在看到王耀的第一眼,就觉得自己似乎城池沦陷。

不同于大部分东方人的深褐色发丝和瞳孔,白皙的皮肤,温柔的嗓音。

本田菊那善于赞美二次元萌妹子的头脑一瞬间想不出任何一个可以用来形容王耀的词汇。

2.

作为一个留学生,本田菊还是很辛苦的。

生活方式不习惯,学习方式也不习惯。至少目前的大问题——军训,本田菊表示很头疼。

本田菊终于在一个烈日炎炎的下午找到了借口去装作病号,坐在一旁一边休息一边悠闲地看着其他同学训练。

巧不巧,他一转头就看到了坐在树荫下乘凉的王耀。

3.

“呃……这位同学,您为什么不军训呢?”

“我身体不好啦阿鲁。”

“……”

“你叫什么名字阿鲁?”

“在下叫本田菊。”

“哦!你就是我们班上的那个留学生阿鲁!”

本田菊看到王耀冲着他咧开嘴笑了。

本田菊瞬间有些愣神。

4.

本田菊感觉心好累。

留学生宿舍和普通学生宿舍仅仅是名字不一样罢了。甚至都在一栋楼这令本田菊一点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向好静的本田菊戴着耳机也能清晰的听见同寝的美国室友元气满满的大声嚷嚷,美国味儿的中文夹杂着各种英文词汇。

好吵。本田菊默默地离开寝室想找个地方寻清净。

才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微笑着的王耀拉开自己的寝室门。

5.

“要进来坐坐吗,本田?”

6.

本田菊小口喝着王耀给他倒的茶,茶叶在杯中上下漂浮。

“那就向导员提交更换寝室的申请吧阿鲁!”王耀听了本田菊的烦恼后如是说

“如果你搬到我的寝室来就好啦。我会好好罩着你的阿鲁!”

本田菊感觉自己的天空瞬间放晴了。

7.

后来换寝室的事情不了了之了。

本田菊心满意足的吃着王耀给他带的小笼包子,和王耀肩并肩坐在树荫下看着同学们军训。

“本田你今年多大啦?”

“叫我菊就好。……在下过了今年生日就满十九岁了。”

“啊呀我比小菊大好多阿鲁!我已经快二十一岁了阿鲁。”

“诶?”

“哎呀我身体不好休过学阿鲁。”

本田菊沉默的啃着包子。

8.

耀君干嘛对那个叫做伊万的大个子那么好。

本田菊有些闷闷不乐。

本田菊坐在王耀和伊万旁边,听着伊万对王耀不断的说着“小耀家里真好呀有好多季节”“小耀我家可是很冷的呢”“小耀我有点想家耶”“小耀你喜不喜欢向日葵呀”……

好烦。

本田菊不太高兴。明明自己最先认识耀君的。

可是王耀为什么会对刚刚认识不久的伊万露出这么温和的表情呢?

9.

本田菊很黏着王耀。

尽管本田菊看上去很平易近人,但是他其实并不喜欢主动和谁亲近。

王耀是个例外。

本田菊自己都无法解释为何自己如此喜欢亲近王耀。

10.

本田菊做了个梦。

梦里少年白衣胜雪,束起的长发温柔的搭在肩头。

那人眉眼温和,音容笑貌像极了王耀。

本田菊醒来的时候还有点晃神。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胸膛中那物什不规律的跳动。

他有点明白自己对王耀的亲近感从何而来了。

11.

依赖是种病。

本田菊记得他的英国室友这么说过。这种充满空间体风格的话竟然出自一个主修数学的英格兰人,本田菊不感到恶寒是假的。

本田菊不认为这句话有那么点道理也是假的。

就比如说,本田菊现在一天不见到王耀都不舒服。

12.

“我为何如此依赖你?”

“大概……因为你是树袋熊,而我是棵树吧阿鲁。”

13.

本田菊总是会找不到王耀。

当他看到王耀笑得很开心的从伊万的寝室走出来时,本田菊感觉心里酸溜溜的。

哦在下的背后灵似乎饥渴难耐了。【并不】

于是本田菊在王耀正欲举手和他打招呼时扭头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留下王耀一个人茫然的站在门口。

14.

嫉妒心很可怕。

本田菊心想。

可我还是嫉妒伊万。

英国室友看着本田菊明显变得糟糕的表情,叹了口气然后告诉他这根本就没必要。

本田菊摇了摇头。

15.

王耀有了男朋友。那个男朋友是大他们好几届的古文学专业的学长。意大利罗马人。

本田菊心里又开始冒起了酸溜溜的泡泡。

他本来只是听那个无脑的美国室友提过一次王耀有男票的事情,但是因为室友够无脑,于是就把这事儿当做笑话听了。

可当王耀亲口告诉本田菊这个事实时,本田菊还是隐忍的握起了拳头。

“……耀君幸福就好,在下别无他求。”

16.

后来,过了没多久,王耀就和那个罗马学长分手了。

本田菊隐隐约约的觉得不太安心。尽管王耀看上去也没怎么样。

又过了几天,那个阴沉的下午,本田菊见到了王耀不知忍了多久的眼泪。

“我本来以为我没那么在乎这件事阿鲁……呜……”王耀把头靠在本田菊的肩膀上低声哭泣着。

本田菊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变了。

17.

那是一种莫名的感觉,就像一颗深埋在心里的种子,发芽,破土,一点点长高,投下浓密的绿荫。

王耀就坐在那绿荫之下。没有烈日暴晒,没有风雨击打。

18.

王耀变了,本田菊也变了。

那种感觉越强烈,本田菊就越想紧紧抓住王耀。

如同小孩子一般的占有欲。

怕他受伤怕他记得那件事怕再见到他的眼泪和他崩溃的哭声。

所以想紧紧地抓住他。

在我身边,他就不会受伤了吧。

19.

可是抓的太紧,他也会疼的。

本田菊忘记了这件事。

占有欲与日俱增,同事还有死灰复燃的嫉妒心。

王耀和伊万走的更密切了。尽管王耀对本田菊解释他只是和伊万有很多想法一样所以很谈得来,可是本田菊还是嫉妒。

明明在下才是最想保护你的那个。

明明在下才是最早接近你的那个。

20.

可你为什么要先行离开呢?耀君?

21.

无休止的争吵。

关于本田菊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和王耀想要脱离控制的冲动。

尽管在本田菊看来,那控制是为了保护。

“你这样想也随便你了阿鲁。”王耀淡淡的说。

“我不喜欢有人控制我阿鲁。”

“不论是出自什么原因,都不喜欢阿鲁。”

本田菊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发出了“咔啦”一声。

似乎是树枝折断的声音。

22.

王耀的声音很好听。唱起歌来温柔又安静。

本田菊闭着眼,静静地听着之前王耀给他的录音。

冰凉的液体划过脸颊。

在下为什么……如此不甘心呢。

23.

心里的那棵有着浓密绿荫的大树拦腰折断了。

树干断裂处有着细细的一圈一圈的年轮,看上去时间久的超过了本田菊印象中和王耀相识的时间。

本田菊听见自己心里,或者说是梦里,有着滴答滴答如同怀表指针走动的声音,似乎时光绕着树木的年轮在不停的奔跑着。

24.

本田菊再次在梦中见到了那少年。

少年白衣胜雪,长发柔软的搭在肩头,眉眼温和,像极了王耀。

本田菊抬头看着那少年,半晌才感受到脸颊处奇怪的温热潮湿感觉。

他伸手抹了一下,猩红黏腻刺伤了双眼。

本田菊再次望向那少年,少年依旧笑着,眼里却流淌出猩红的泪来。

25.

“我的伤是你给的。”白衣少年轻声说。

本田菊从梦中惊醒。

26.

后来的日子变得稀松平常。

本田菊似乎习惯了他和王耀现在的相处方式。

见面打个招呼,仅此而已。

尽管本田菊依旧在夜深人静时听着王耀的录音,放空眼神盯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

“你不应该因为其他人而影响自己的心情。”本田菊的英国室友看他如此,皱着眉头说。

本田菊默不作声。

27.

错的自然是在下。本田菊想。

“他并没有真的想和你就此别过。”英国室友放下了茶杯。“你们都只是缺少一个机会。”

“一个让你们解开矛盾和误会的机会。”

28.

本田菊看到王耀站在宿舍后的那棵巨大而不知名的树下。树上白色的花朵随风吹着落下的花瓣洋洋洒洒。

本田菊挪着步子走到王耀身边与他并肩。断断续续的说着。

“在下感觉很抱歉……”

“并不是想控制你。”

“也不是想伤害你。”

“在下只是……”

29.

也许是爱吧。

本田菊心中的那棵断掉的大树,在断裂处抽出了新的枝条,一根一根,叫嚣着新生。

梦里的白衣少年依旧笑着。他扶起了跪在他面前哭泣着的浑身是血的另一个少年。

“我可能……不会原谅你。”白衣少年这样说。

他拥住了面前哭的发抖的少年。

“所以为了惩罚你,我们一起承担这个过错吧。”

30.

本田菊断断续续说完了自己的话。他咬着嘴唇控制自己不哭出来。

温暖的手臂环住腰侧,王耀的头靠到本田菊的肩上。

“才不原谅你阿鲁……”

两双手交叠在了一起。

“好啊。”

评论(3)
热度(21)

© Fever狂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