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狂热

脾气不好但忍耐力强
瞎几把开脑洞写写东西
坐在各种墙头上不知所措
求舰r玩家扩列,哭唧唧
个人原因婉拒舰b玩家
乙·女·腐·死·全·家

【菊耀】论广场的归属问题

论广场的归属问题

菊耀 私设 神经病风【x】

我真是爱透了有着一股市井气的王耀

感觉耀哥还是适合在帝都生活 所以关于耀哥家里 大概是个四合院之类的 可惜我是个寂都人 所以……别太在意细节啦

脑洞来自一篇大妈们因为广场撕逼的文 不造有人看过没hhhh

谨慎食用 不要打我 毕竟我要靠脸吃饭【滚】

1。

王耀坐在院儿里竹椅上乘着凉,晚风吹的他好生舒爽。左手抚弄着一把折扇,右手把玩着千眼菩提的手把件,树上鸟笼里黄嘴儿的八哥蹦跳着,收音机里传来咿咿呀呀的京戏。

——这一出,活脱脱的退休老干部做派。尽管王耀看上去只是个二十多的小青年,可也丝毫不影响他享受着所谓的“天伦之乐”。

反正我的弟弟妹妹们都能养活自己了我就不能退居二线阿鲁?——来自退休老干部王耀。

王耀正趴在竹椅上不知道有多美呢,刚下班回家的王嘉龙一脸惆怅【其实并没有什么表情,惆怅仅仅是他个人觉得的】的凑到王耀跟前,张嘴要说什么,却半天不出声。

王耀气的,一扇子抽到王嘉龙屁股上,“你小子想说什么就快说阿鲁!”

王嘉龙委屈的眨眨眼,低头在王耀耳边叨咕了句什么,又满脸惆怅,其实是面无表情的回到里屋了。

王耀听了嘉龙说的那句话,在他回屋之后又反应了几秒,蹭一下的从竹椅上坐了起来。他起身,啪嗒一声受起了折扇,又绕着小院儿转了好几个圈,最后够下了挂在树枝上的八哥笼子,气势汹汹的就要出门,迎头撞上了刚放学回家的王梅梅。

“哎哥你干啥去?饭还没做呐嘿!”

“大人的事儿小孩儿别管阿鲁!老实儿写你的作业去!”

王梅梅看着王耀拎着鸟笼子出门的背影,回头又看到王嘉龙从内屋探出头来。

“怎么回事儿?”

“大佬的广场,最近不干净。”

“……我去做饭,你打电话问问濠镜哥回不回来吃。”

“那大佬呢。”

“别管他!”

走在胡同里的王耀突然打了个喷嚏,惊得笼子里的八哥上蹿下跳。

最近广场不干净。

王耀揉了揉鼻子。

2。

关于王耀什么时候称霸了那一方空地,用他的舞姿征服了一群老太太,从此为他这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小青年俯首称臣,那可是好久之前的历史遗留问题了。资深818版主王梅梅如是说。

我只知道耀哥当时跟领舞的赵大爷斗了七个回合,从最炫民族风一直跳到了小苹果,中间都不带断的,第八个回合赵大爷假牙突然松了直接掉到了地上,这才停止了这场惨烈的战斗。那场面,啧啧啧。嘿将军——刘叔说好的明天晚上我们兄妹三个去你家吃炸酱面嘿您可别赖啦!什么你问王耀?嗨他忙活着收拾广场的不安分因子呢哪有时间啊,行啦行啦就这么定啦,记得多切点儿黄瓜丝儿!

王梅梅叼着狗尾巴草一边挥手一边冲着棋盘旁边坐着笑得一脸憨厚加无奈的大叔还了个少女特有的甜美微笑,脑子里却想的都是自家那不省心的大哥。

王耀自从昨天晚上回来就闷闷不乐,任由剩下的兄妹三个怎么问都一句话不说。直到梅梅放出了那句“再不说话我就去把你的八哥放了”的杀手锏,王耀才哀嚎一声道出了实情。

“好像是附近哪个大学的留学生阿鲁,昨天跟着那群大妈们跳舞来着。那小苹果让他们跳的,那腰扭的,啧啧啧,大妈们哪见过这架势阿鲁。”

“关键的是统领大妈的人只有我一个就够了阿鲁!谁允许他们在我的地盘儿上撒野的阿鲁!”

“尤其是领头的那个小子,是个日本人来着?这小鬼子看爷明天不抽死他丫的阿鲁!”

……这一番话到了后来成了王家剩下几个孩子,尤其是王梅梅用来欺负她大哥的最好笑柄。

“当初那么狂,还说要抽人家丫的,最后不还是折在人家手里了?噗。”

3。

失望。

太失望了阿鲁。

王耀戴着个大墨镜,用扇子挡住了自己的脸,脑后的小马尾一翘一翘的。此时的他正蹲在广场上卖冰棍儿大爷的小车后头,一边舔着冰棍儿一边喃喃自语,也不管身后大爷一遍一遍的念叨着“小伙子你还没给钱呐”。

失望透了阿鲁。王耀叼着冰棍儿的木棍儿晃着脑袋。自己已经躲了三天就为了蹲点,可那群大妈们谁都没有问过为啥领舞的小王同志不见了。也是啊现在领着她们的那几个盘靓条顺的小伙儿,啧啧啧。

越想越不服气。王耀丢了手上的小木棍儿,啪叽一声拍了个闪亮亮的大钢镚儿给买冰棍儿老头儿,气势汹汹的朝着那群跳得正high的小青年们走了过去,也不管谁是领头的,揪起一个弯着腰的金发小伙子的衣服领子就开始吼:

“谁让你们在这儿跳的!”

那金发小子慢慢直起腰,看着揪着他领子的小个子中国人,满脸的WTF。

……王耀的内心:“卧槽这胖子咋这么高?!”

跟踪了王耀三天的王家兄妹此时正坐在附近麦当劳的大凉伞下头。看着自家大哥要吃瘪了的王嘉龙差点儿就冲出去支援了,被王梅梅一手拦下。

“急什么急?等濠镜哥打完麻将回来的。”

只见远处的王耀踮着脚尖狠狠揪着面前人的领子,猜也能猜到他脸上的一脸恶相和被揪着的人一脸无辜。周围的大爷大妈都围了过来围观这场“势均力敌”的斗殴,看上去场面马上就控制不住了。

直到一个小个子的黑发男生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拉走了委委屈屈的被揪着领子的小伙子,把他扔给了另一个稍微矮点儿的金发青年,又转过身,看起来特别礼貌的和王耀说着什么,说得王耀僵直成了一根电线杆。

王梅梅和王嘉龙石化成了两朵蘑菇,显然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从麻将桌回来的王濠镜举着三个冰激凌,无奈的看着两朵蘑菇犯傻。

4。

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大概只有王耀自己清楚了。

那个比自己还矮的小男生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自己面前那个戴眼镜儿的金毛胖子。

然后又非常有礼貌的跟王耀说明了情况,什么自己是XX大学的留学生从日本到贵国已经很久了仰慕贵国的广场舞也很久了因为和同学们的公寓在这个广场附近所以就过来蹭个舞造成了困扰真的很抱歉balabalabala,最后还鞠了个90度角的躬。

其实这些东西在王耀那乱成浆糊的脑子里没留着什么深刻的印象。但是有些东西的影响力却大的多的多。

就比如那个日本小青年把那个金毛胖子扔过去时一脸的淡定,比如他鞠躬时黑色短发飘起来产生了个很漂亮的弧度,比如他抬起头来对着自己笑了一下。

王耀感觉自己脑子里炸起了烟花,尽管这个城市春节禁止燃放烟火很多年了。

王耀就那么愣愣的站着,愣愣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青年,大脑冒了两股烟就短路黑屏了。

直到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梅梅踢了自己一脚,王耀才重启了过来。

“不好意思啊我家大哥脑子有病。”王梅梅冲着日本小青年露出了个人畜无害的笑。王耀一巴掌拍走了胡说八道的王梅梅,傻笑着看着面前终于搞不懂情况了的青年,似乎是忘了自己本来是想找他算账的。

王耀接着对着面前的人傻笑,完全无视了那人的一脸惶恐,直到王梅梅又踩了他一脚,他才终于从自己的世界里缓过神来。

紧接着就拉着对方的手,一脸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表情,尽管人家是外国友人。

“那啥小伙子挺明事理哒改天有空一起吃个饭吧对对对顺便叫上你哒同学啦我的手艺很棒哟么么哒~”

卧槽这不是我哥!王梅梅此时表情犹如抽象画。

再看面前的小青年,哦天差点就吓哭了【并不】。

王耀依旧一脸傻白甜,又终于接上了脑回路一样,掏出了手机。

“留个名字和电话吧,到时候好联系阿鲁!”

“……在下名叫本田菊。真是麻烦您了呢……呃……阿鲁。”

就这么get了手机号……太扯了吧?!王梅梅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拉着王耀招呼着王濠镜和王嘉龙回家。一路傻笑的王耀直接无视了为啥自己的三个弟弟妹妹们会在这里。

我家哥哥/大佬/先生真是蠢透了。

王家三个崽儿表示很心塞。

5。

“所以你对你哥这事儿怎么看?”体育课上,梳着妹妹头的小姑娘一边挥舞着羽毛球拍一边看着坐在旁边围观的王梅梅。王梅梅贱兮兮的笑了一下——那可是和茜茜姐学来的发现奸情时的招牌笑容。她笑着伸出了手,比了一个“0”的手势。

本田樱看到了那个手势突然就笑了,还有着一发而不可收的趋势,气得对面戴着眼镜双马尾的小姑娘挥着球拍扇她的屁股。

“你今天晚上来我家吗?”王梅梅挪到本田樱身边小声说。

“我就不去了。”本田樱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所以王耀已经兴奋好几天了。每天晚上除了去广场带着大妈们跳舞,就是握着手机不放。天知道他什么时候要到的微信号啊我家大哥厉害着呢。王梅梅坐在操场上,得意的冲着两个金发碧眼的小姑娘挑眉。

鬼知道他们除了跳舞还会做什么呢Yooo♂oooo。

然后……本田菊似乎答应大哥,今天来家里吃饭的。放学后的王梅梅趴在沙发上看着王耀在厨房里头忙活来忙活去,而且完全不让别人插手。

也是够了。王濠镜一上一下的抛着骰子。

什么够了?王梅梅不解。

我赌啊……先生会把自己折进去。

那是肯定的啦。

诶我还以为是……

他就是个口嫌体正直。哎我去开门啦,你告诉大哥让他冷静点。

刚一开门,王梅梅就被挤进门的两个金发大男生撞得转了个圈。戴着眼镜的那个扭头冲她毫无诚意【王梅梅内心评价】地道了个歉就拉着另一个粗眉毛的往厨房冲,粗眉毛的踢了戴眼镜的一脚,又转身认真地对愣在沙发上的嘉龙濠镜用带着英腔的中文说了声“不好意思打扰了”。

……贵圈真乱。王梅梅腹诽着,看了看站在门口一脸抱歉的本田菊,再次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快进来快进来,我哥在厨房呢。

厨房里忙活的热火朝天的王耀手忙脚乱地把戴眼镜和粗眉毛——哦,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撵出了厨房,然后一脸明媚地拉着本田菊进了厨房。

王梅梅看着挤在厨房里的两个人,笑得异常奸诈。

6。

王耀你做菜的手艺真是绝啦!比亚瑟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我跟你说丫一下厨房就……你打我干什么!

王耀一边倒茶陪笑一遍暗骂,丫普通话比我说的都溜,留学生?唬谁呐?!他倒完茶起身,就看到站在院子里捧着茶杯乘凉的本田菊。

月亮很圆,星星也很闪。月光温柔的拥抱着院子里的丝瓜架和葡萄藤,花盆里大棵的昙花与晚香玉吐露着安静的香气。

本田菊正现在葡萄藤下头,仰着头看着月亮。月光洒在青年白皙的脸颊上,使他看上去就像橱柜里的瓷娃娃一样,干净,透亮。王耀透着月光,恍惚间看到了个软绵绵的白衣小童,伸出胳膊索求拥抱。一位红衣少年笑着抱起那白色的团子,脸上的温柔超越了任何情诗所能描写的范围。

恍神间,王耀就已经在葡萄藤下和本田菊并肩站着了。

没有什么言语什么交流,两人就那么静静地站着。本田菊看月亮王耀看着本田菊。

空气中是昙花和晚香玉交织的香气,还有成熟葡萄以及桃李的甜美滋味。本田菊扭过头,看着王耀的眼睛,黑暗中的琥珀更加透亮纯净。两人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能感觉到彼此的气息。然后——

咔嚓!

相机快门的声音相当突兀,闪光灯也格外晃眼。阿尔弗雷德大笑着收起手机,此举理所当然的受到了众人的追杀,一群人在院子里上蹿下跳惊得王耀脚下一滑摔进了本田菊怀里。

那个……耀君要去跳舞吗?

去去去!跳最炫民族风!

7。

“事情就这么简单?”本田樱满脸都写着不敢相信。

“真——是——,一点儿都不浪漫啊!”艾米丽掐着腰嘟起嘴,又被罗莎狠狠地瞪了一下。

“你还好意思说!你哥那个笨蛋!气氛那么好他却照相!老老实实看着不好吗!”王梅梅抓着艾米丽的肩膀来来回回的晃。

事情当然没那么简单。

王梅梅所在的高中,是本田菊一行人所在的大学的附属高中,王梅梅所在的班级,是那个高中的国际班,王梅梅和本田樱两个人好得和一个人似的,本田樱是本田菊的妹妹。

本田菊在给樱开家长会时,看到了家长会上姗姗来迟的王耀,从此就走上了条不归路。当他得知自家妹妹和王耀的妹妹是好基友【?】时,差点儿高兴的下楼跑圈。

当本田菊从王梅梅口中得知王耀有跳广场舞的爱好时,他几乎是立刻就拉着自己的室友前去包场,只愿博得广场舞小王子一笑。无奈室友太蠢做不了什么神助攻。

而留学生什么的……都是苦逼高考进学校的国际生,可怎么说也算是歪果友人,这么好的身份不利用一下太可惜了。

于是在那个混乱的晚上之后,广场舞小王【小王子】身边又多了个陪舞的,让众大妈羡慕的紧。

年轻真好!大妈们纷纷流下热泪,看着领舞的两个年轻人边迈着舞步边秀恩爱。扩音器里放着的万物生悠扬的旋律也掩盖不住众人噼啪噼啪的放电声。

可恶的恩爱狗。

后来王耀是怎么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这就不重要了,而情报换来的就是王梅梅和本田菊吃了一个礼拜的泡面。

再后来,关于那片广场的归属问题……广场舞王子的领地被他慷慨的分给了自己的骑士。

再再后来,王家大院越来越热闹了。

评论(7)
热度(50)

© Fever狂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