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狂热

脾气不好但忍耐力强
瞎几把开脑洞写写东西
坐在各种墙头上不知所措
求舰r玩家扩列,哭唧唧
个人原因婉拒舰b玩家
乙·女·腐·死·全·家

【米英】【米诞生贺】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

 

米英 私设

 

我终于战胜了懒癌病魔!怕被忘记于是提前放出来!

 

脑洞来自于某期流言终结者,不知道有人看过没。

 

依旧是略带蛇精病,依旧渣渣。

 

耀哥依旧助攻,相信我是真爱YOO♂OOO

 

食用愉快~

 

——————————

 

亚瑟最近有些苦恼。

 

阿尔弗雷德,那个精力充沛的混小子,亚瑟的童年玩伴兼室友(以及单箭头对象),快要过生日了。

 

每年在阿尔过生日的头半个多月,亚瑟就开始思考究竟送他些什么好。弗朗西斯的话可以送一瓶红酒,也许送一条厚实的内裤让他好好穿着不去污染环境也是个好选择;王耀的话可以送罐茶叶,皇家红茶和一套精致的骨质瓷茶具简直是绝配;伊万就算了吧,他的妹妹会伺机弄死除她以外每一个送她哥哥生日礼物的人。

 

想了一圈儿,亚瑟依旧没想到送给阿尔什么东西当做生日礼物。明明往年也没这样困难过啊!这急得他差点揪光了自己的眉毛。

 

其实亚瑟也不是没想过送给阿尔一个自己亲手做的蛋糕或是派当做礼物,可是这个想法被他可爱的妹妹瞬间否决。“你不希望阿尔弗雷德的生日宴会变成追悼会吧。”罗莎略带鄙夷地回应着她“奇思妙想”的兄长。

 

亚瑟感到十分郁卒。他接过罗莎递过来的茶杯,眼神变得略带空洞。我才不会被这种事情难倒呢……生日礼物什么的,王耀家不是说过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么。他举起茶杯咽下一大口茶水,在他反应到烫的瞬间听到罗莎在门厅对他大喊“哥哥,王耀来电话找你!”又把口中的红茶喷了个干干净净。

 

说曹操,曹操到,王耀家的古话真准。

 

亚瑟抽了张纸巾,一边擦嘴一边接过电话,因为舌头被烫的很疼所以说话声音也含含糊糊的。“Henno,thas as Arthur…(Hello,this is Arthur…)”

 

“你这是被谁把嘴巴亲肿了阿鲁?”

 

“嘶……被里吓到呢。”

 

“好好说话阿鲁!”

 

“被你亲的可以吗!”

 

“喝茶烫到了?”

 

“……滚。”

 

王耀干笑了两声,又清了清嗓子。“听说你被生日礼物难到了阿鲁?”

 

“才……才没呢!”一提到“生日礼物”,亚瑟脑海中就浮现出了阿尔弗雷德充满期待的脸。他脸上的热度瞬间就窜到了耳根。

 

作为一条看遍世间百态的老狐狸(王梅梅语),王耀一下子就听出了亚瑟被拆穿的窘迫。他轻笑一声,又开了腔:

 

“这样的话你可要好好感谢我阿鲁,特意给你打了个国际长途给你解决问题,要知道电话费是很贵的阿鲁……”

 

“电话费不是很贵么,所以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等着收包裹吧阿鲁,顺便享受这个美好的假期,我大天朝学校的假期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你在家里闲着阿鲁。”

 

亚瑟刚想问问所谓的包裹究竟是什么,电话就被王耀挂断了。他一脸迷茫地看着罗莎,只见罗莎冲他挑了下眉毛。

 

亚瑟感觉更郁卒了。

 

***

 

半个月之后,阿尔弗雷德生日的头一天上午,从天朝漂洋过海的包裹就被送到了亚瑟家门口。包裹将近半人高,很沉,包装得非常严实。亚瑟蹲下去仔细看了看快递单,在“物品详情”一栏里歪歪扭扭的写着“厨具”一词。

 

厨具?!罗莎听到亚瑟形容那个包裹时脸上满是惊悚,难道王先生并不知道亚瑟是个头号的厨房杀手吗?!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可爱的兄长,却发现他脸上浮现出了朵莫名的红晕。

 

大事不好。罗莎捧着茶杯的手紧了紧。她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地开口:“哥哥,你要怎么使用……呃,这件‘生日礼物’?哦我说的是把它送出去……”

 

“这一定是个惊喜!”亚瑟兴奋地绞紧了手指,他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带着明显的喜悦和激动,“我可以把这个包裹直接带去给阿尔弗雷德!在他家直接演示给他看!”亚瑟的声音甚至激动得颤抖,显然是被这份作为礼物的“厨具”带来的喜悦冲昏了头脑。

 

罗莎皱了皱眉,想要提醒一下自家兄长至少先打开包裹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她刚要出声提醒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罗莎掏出手机,发现(在王梅梅以绝对不用MSN的威胁之下安装的)微信弹出了一条消息。

 

【王梅梅:别让你哥哥打开包裹,那真的是个惊喜!( •̀∀•́ )】

 

罗莎的眉毛皱的更紧了,她抿了抿唇,把刚要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咽了下去。

 

而在大洋彼岸,王耀和王梅梅看着手机屏幕笑得直颤;本田菊一脸担忧的看着明显是“计划通√”状态的王耀,想推推他的肩膀提醒他还是小心一点(去恶作剧)的好,最后还是收回了手;王濠镜和王嘉龙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王嘉龙握着遥控器不停地换台,直到换到了科教台,王耀大喝一声“别换台了就看这个阿鲁!”

 

电视中正播放着一部名为“流言终结者”的美国科教节目,而这期节目的主角,正是王耀寄给亚瑟的“厨具”。

 

王耀和王梅梅笑得更开心了,本田菊一脸受了惊吓的表情,王嘉龙和王濠镜淡定地看着电视。

 

大佬/先生真够坏的。他们两个同时腹诽着。

 

有好戏看了阿鲁。王耀拉过本田菊啵了一大口。

 

远在英国的亚瑟和罗莎瞬间打了个喷嚏。

 

***

 

亚瑟对于神秘礼物的兴奋持续到了第二天一大早。他急急忙忙地把“厨具”拖到了车子的后备箱上。当车子开出车库的时候,亚瑟看到了一脸困倦揉着眼睛的罗莎站在家门口冲他挥着手。

 

亚瑟停下车,看着罗莎慢悠悠地挪到车子前,敲了敲车窗户。他摇下了车窗,心里有点好笑的看着不停打着哈欠的罗莎。

 

“有什么事情吗,我的好姑娘?”亚瑟的语气很活泼,罗莎觉得他的心情一定非常好。“为什么要去这么早?以阿尔弗雷德的性格,他一定会睡到很晚才开始准备自己的生日party才对。”

 

“呃……他的兄长,马修,那个害羞的家伙,今天也会来给他庆祝生日。阿尔弗雷德如果不早些起床的话马修可能会被他锁在门外的。”亚瑟装作努力思考理由的样子,但是罗莎还是从他脸上的红晕看出了他只是太兴奋了而已。

 

“不过……哥哥你确定不需要打开包裹看一下?”对不起了梅梅……

 

“不需要啦!我先走了,你下午来之前记得好好打扮一下,艾米丽昨天和我说她可能会来接你!”亚瑟开车走了,他的情绪依旧处于亢奋状态,罗莎觉得有点心塞。

 

实际上,亚瑟和他的妹妹罗莎所住的地方,距离阿尔弗雷德家只有两个街区,即使走路前往的话也只需20分钟就足够。可为了将所谓的保密工作做好,亚瑟还是决定开车去阿尔弗雷德家。“‘不是为了别的,只是那个礼物太重了,我没法徒步把它搬到阿尔弗雷德家里而已',亚瑟是这么说的,”罗莎说着递给艾米丽一杯热牛奶,“但是这样的解释也未免太小孩子气了。”

 

艾米丽听完后用牛奶杯挡住了自己因为觉得好笑而翘起的嘴角。她一边接过罗莎推过来的一碟三明治,一边解释着阿尔不会在意这些的。罗莎看着一脸轻松的艾米丽,又想起了狐狸一样的王梅梅。

 

“我们还是早些去你家吧,总觉得哪里不对。”

 

而此时的亚瑟,刚好到达了阿尔弗雷德家门口。富有活力的美国青年今天起得很早,穿着家居服在给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浇水。他抬起头看到了坐在车里摇下车窗看着他的亚瑟,扬起了一个阳光的微笑。

 

“早啊亚瑟!你今天来的好早啊,hero以为你今天下午才会来呢。”

 

看着对方明媚得过分的笑脸,亚瑟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咳……我只是给你带来了和意外的生日礼物,哦等等……好吧我需要准备一下。你家的仓库还有地方吗?”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亚瑟就调转车头去寻找停车位,又不住地回头提醒阿尔弗雷德不要去偷看。也没管阿尔弗雷德的反应如何,亚瑟找了个合适的停车位,停好车之后就扛着“惊喜”直奔阿尔弗雷德的仓库。

 

仓库很大,不算昏暗,而且也很整洁,看样子主人应该是经常清理。亚瑟把大包裹小心地放在仓库的地上,用事先准备好的剪刀将包裹拆开。包裹的最外层包装拆下去后,亚瑟发现里面是一个木头箱子,箱子外面贴了一叠纸,扯下来时发现那是一份说明书。

 

说明书?

 

亚瑟有些惊讶的打开了那份说明书,上面是密密麻麻龙飞凤舞的汉字说明——一看就知道是王耀的手笔。幸亏我还是看得懂中文的,亚瑟心想,顺手收起了那叠说明书,又拿出了工具准备拆箱子。

 

将箱子拆开,扯下了最后一层用来包装的泡沫塑料纸,看到了那个神秘厨具的真身,亚瑟瞬间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这个黑漆漆的炮弹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

 

“哇——这是什么东西?看上去好厉害!”亚瑟还没来得及发出感叹,扭头就看到站在仓库门口一脸惊喜【?】的阿尔弗雷德。

 

连挡住的机会都没有了,而且我还没把这个东西研究明白啊!亚瑟觉得有点尴尬。

 

“没错,这个就是……你的生日礼物。据说是厨具?哦天啊实际上我自己也没弄懂这是什么东西!”

 

看着脸憋的通红的亚瑟,阿尔弗雷德“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那我们一起研究吧,hero最喜欢这种东西了!有说明书吗?”

 

过了半个多小时,在两人一边用手机查词典翻译中文一边组装“厨具”之后,说明书差不多都翻看完了,“厨具”也差不多看出了形状。

 

“所以这是个长得像炮弹的爆米花机?还是架在火炉上烤的那种?王耀家的厨具太有创意了!”看着阿尔弗雷德兴奋的脸,亚瑟心里松了口气。他看着说明书,“接下来就是放入玉米粒、食用油和糖,然后点火……你家的烧烤炉还在吗?还需要爆米花专用的玉米粒。”

 

之后的几个步骤,亚瑟和阿尔弗雷德配合的非常默契。把玉米粒等材料放入爆米花机,点燃火炉,阿尔弗雷德套上了厚手套,缓慢的摇动爆米花机上的把手。炮弹一样的爆米花机在火焰上慢慢地转动,不时能听到玉米粒和木炭崩开的响声。

 

“缓慢地摇动把手并注意气压表上气压的变化,当气压达到规定数值后,将爆米花机取下放好。”

 

阿尔弗雷德将爆米花机取下,放好,又熄灭了碳火。亚瑟翻看着说明书,突然愣住了。阿尔弗雷德凑过去看着亚瑟,发现他正用着惊恐的眼神盯着说明书。片刻之后,亚瑟将视线从说明书转向了阿尔弗雷德,颤抖着说:

 

“将爆米花机取下后数分钟,气压开始下降,此时用撬棍将爆米花机的阀门撬开……

 

“将会产生巨大爆炸……”

 

亚瑟指尖瞬间变得冰凉,他看着阿尔弗雷德的表情从期待变成了惊讶。

 

“对……对不起,阿尔……我真的没想到这东西会是这么危险的……”

 

亚瑟的声音带着颤抖。他背对着阿尔弗雷德,希望他不要发现自己泛红的眼眶。

 

“这个……肯定会没事的!你看他凉掉的话气压降下去是不是就不会爆炸了?放心了亚瑟hero保证这不会有事的——”

 

“没关系……”亚瑟伸手揉了揉自己泛红的眼睛,“这东西是我自己弄的,所以把你牵扯上了,真的太抱歉了,阿尔……”他拿起撬棍,走向了爆米花机(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炮弹)。

 

阿尔弗雷德深吸了口气,伸手拉住了亚瑟,却被他挣脱开了。

 

“这东西我自己会搞定的,阿尔……你躲远一点吧,躲到柜子后头……哦最好是到仓库外面,没关系我会没事的。”亚瑟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不过有些话我还没说啊……好不甘心……”亚瑟的眼眶越来越红。

 

“诶?亚瑟想说什么啊?”

 

“本来是想在你生日时给你个惊喜的,没想到却搞成了这个样子……本来我还想,我还想……”亚瑟咬了咬嘴唇,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阿尔弗雷德,我可能只能和你说一遍了,我……我喜欢你……呜……本来我不想这样说出来的啊我真是个笨蛋!”

 

亚瑟低着头,他看不到自己面前的阿尔弗雷德的表情变得惊喜而满足。阿尔弗雷德走过去抱住颤抖着哭泣的亚瑟,却被亚瑟推开了。“你快躲起来,这个时候就别想着做英雄了,这个是我的问题……喂你快出去……!!”

 

撬棍卡进炉盖,身体歪斜时顺势用力一撬,动作一气呵成。

 

就在那一瞬间,阿尔弗雷德再次抱紧了亚瑟,“炮弹”爆炸了。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爆米花机“爆炸”了。没有想象中的冲击波和疼痛,亚瑟睁开眼睛,顿时又呆住了。

 

大量的爆米花从天而降,仓库里弥漫着刚刚出炉的爆米花散发出的热腾腾的谷物香气,仓库里下了一场爆米花雨,奇幻程度堪比电影特效。阿尔弗雷德抱着亚瑟,看着他脸上复杂的表情。

 

“hero就说不会有事的XD!”

 

***

 

生日Party还是按时举行了。为了不浪费,亚瑟将一些干净的可以吃爆米花捡了起来放在了盘子里,满满一大盘的爆米花看上去真的很诱人。

 

院子里的烤架上烤肉滋滋作响,苹果派和各种口味的甜甜圈看上去就甜美诱人。罗莎和艾米丽品尝着新鲜可口的鲜榨橙汁,弗朗西斯一边喝着红酒一边调戏着抱着熊玩偶一脸无奈的马修。阿尔弗雷德站在烤架旁,哼着歌翻动着烤肉,抬头对上了过来送盘子的亚瑟略带不自然的目光。

 

“嘿亚瑟!感觉还好吗?”

 

点点头。

 

“爆米花味道怎么样?我刚才尝了几个,感觉好极啦!”

 

点点头。

 

“为什么只是点头啊……那么,”阿尔弗雷德笑了,他凑近了亚瑟,蔚蓝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狡猾和得意,“那么,亚瑟刚才在仓库里说的话还算数吗?”

 

“?!”猛然反应过来不对劲的亚瑟抄起一个空盘子拍向阿尔弗雷德,“白痴”一词还没出口就被堵了回去。

 

当然是用嘴巴堵回去的,阿尔弗雷德得意地想。

 

在这个生日,阿尔弗雷德收到了至今以来最棒的礼物。一个男朋友,这当然是份大礼。临开学的头一周,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就提前回到了学校。在收拾寝室的时候,亚瑟看到阿尔弗雷德的手机响了一下,而他只是把手机递给了自己面前的人。

 

幸亏亚蒂没有看我的手机。阿尔弗雷德捏了把冷汗。

 

***

 

Mr.Fox     7-3 16:28:31

 

亚瑟要给你的生日礼物已经到他家了。我办事你放心,效果绝对一级棒。

 

Mr.Fox     7-3 16:29:54

 

对了,把这个视频看了,做一下心理准备,省的到时候你也被吓到了。[跳转链接-流言终结者之中式爆米花机……]

 

加大号蓝蓝路     7-3 16:33:17

 

谢啦王耀!如果成功了的话hero请你吃蓝蓝路!到时候随便点哦XDDD

 

Mr.Fox    7-3 16:34:48

 

别整那些没用的,请我吃烤鸭吧。顺便,祝幸福,烧烧烧。

END.

不知道还有人记得这个东西没,hhhh

评论(6)
热度(25)

© Fever狂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