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ver狂热

脾气不好但忍耐力强
瞎几把开脑洞写写东西
坐在各种墙头上不知所措
求舰r玩家扩列,哭唧唧
个人原因婉拒舰b玩家
乙·女·腐·死·全·家

秦一扬抱着抱枕缩在沙发里盯着电脑发愣。

游戏界面里的“秦一扬”,刚刚从凛风堡附近的山上一跃而下,飞扬的衣角卷起呼啸的雪花,昆仑山的月光不变的清冷。

屋子里没开灯,映在秦一扬脸上的,只有电脑屏幕冷色调的光。

时针分针构出了个向左上的直角。门外传来了咔啦咔啦的钥匙声。推门进来的沈清和君明并没有引起秦一扬的注意。君明撇了撇嘴,换了鞋径直回到卧室,沈清换了一身家居服,扯了个抱枕坐在了秦一扬身旁。

“我大概知道你在想什么。”沈清把头靠在秦一扬的肩膀上,“其实我们都知道。”

秦一扬闭上了眼睛靠在沙发上,长长的叹了口气。

第二天早上,秦一扬和往常一样做好了早餐,坐在餐桌前托着腮帮子发呆。宿醉的解语眠和赖床的阮可爱又一次在早餐缺席,沈清推了推发呆着的秦一扬的肩膀,忽视了君明那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我真的是最让人不省心的那个。”秦一扬说话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知道就好。”君明白了她一眼。

“我该怎么办……我是真的,真的恨不起来呢。”

“我曾经是那么的爱她啊。”

“对她很怨念是真的,有的时候恨不得希望她一瞬间身败名裂,从此再无法趾高气昂。”

“可我不恨她啊。”

君明愣了一下,叹了口气。

“谁叫你……太温柔了呐。”

“你就是块儿豆腐啊,温柔的,一碰就碎了。”





















矫情产物。


评论(8)
热度(1)

© Fever狂热 | Powered by LOFTER